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风月大陆 第七章 玉房生香 更多>>
 

    风月大陆 第七章 玉房生香

    时间:2018-05-16 「我很忙的,要忙着赚钱。」
      看到叶天龙不解的神情,修罗心中暗笑,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      「我看大人你还是把那五百万金币给我,我马上走。」
      顿了一下,修罗又道:「莫不是大人不想拿出五百万金币给我?」
      「不错。」叶天龙也十分乾脆地回答:「我现在手头哪里有这么多的金币可以给你呢?」
      这一次,轮到修罗呆住了。叶天龙居然这么乾脆的就说出来,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。
      「那么说,大人是準备赖帐?」定了定神,修罗试探性地问道。
      叶天龙嘿嘿一笑,摇摇手,道:「我这个人说话算数,怎么会赖你的帐呢?」
      「那你……」修罗倒给叶天龙弄糊涂了,既然不赖帐,又不给钱,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?
      果然,叶天龙说出了他的办法:「你在我军中接任务,完成任务的话,就照佣兵的价码拿钱,如果完不成任务的话,那么就从你应得的钱里面扣,等到我平定文冶达和夏赫的叛乱后,我再一起把所有的钱给你。」
      修罗盯着叶天龙看了半天,突然笑道:「大人这么想我留下来吗?」
      「当然。」叶天龙毫不讳言:「像你这样的高手,不用的话就是我的损失了。」
      「可是你知道我和夏云的关係吗?」修罗的神情变得十分认真起来,「你对我又有多少了解呢?难道不怕我和夏云串通一气,来欺骗你吗?」
      「我不是没有想到过这些。」叶天龙显得十分平静,「但我更相信你。」
      修罗轻轻歎息了一声,缓声道:「大人,求贤招能固然重要,可是你不能太过于轻率,不然的话,将会给日后留下祸根的。」
      「我知道,」叶天龙点点头,然后真诚地望着修罗的眼睛,「你救过我,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人相信的了。」
      修罗望着叶天龙,半晌后点头道:「既然你如此说,那我就留下来帮你。」
      「太好了。」叶天龙兴奋地说道,「现在我们去好好的喝一杯。」
      修罗含笑点头,两人并肩一同往校场外走去。
      「大人,有一点先说好,我的价码是很高的哦。」
      「哦,有多高啊?我堂堂的法斯特东督,还怕付不起这样就好。我给你一个批发价,每出一次任务,一百吗?」
      「万金币。」
      「哇,你这家伙还真是会狮子大开口啊……这样吧,你如果失败的话,就加倍罚款……」
      「大人,你为什么不去做生意呢?这么会计算……」
      随着两个人渐渐走远,声音也渐渐变得不可闻……
      带着三分的醉意,叶天龙回到了晨月的住处。
      进入内堂,只见那两个侍女正在收拾桌子上的文书笔墨,见到叶天龙进来,连忙盈盈下拜。
      叶天龙一问才知道,晨月刚刚处理完手头上的一些事务,感到天气有些炎热,所以到后面的偏堂沐浴去了。
      叶天龙让这两个侍女继续收拾,自己则慢慢走入了后堂,一阵叮叮咚咚的沐浴的水声立刻从附近的偏堂里面传了出来。
      一时兴起,也是趁着酒性,叶天龙轻轻地蹑至窗前,隐身在明窗前,悄悄地往里面望去。顿时脑袋轰的一声,心头一阵狂跳。
      里面好一幅美女沐浴图。晨月正在浴盆里沐浴,美妙绝伦的雪玉娇躯在朦胧的水汽中有如临波的仙子,那水声听在叶天龙的耳朵里,也有如一首美妙的乐章。
      那浴盆里的兰汤明净,氤氲水汽袅袅上升,瀰漫了整个房间,有如初冬的薄岚。晨月坐于盆内,以白玉的水瓢舀水浇洗,玲珑的玉体在水雾里若隐若现,就像一位缥缈于云端的仙子,又像是一朵婀娜柔媚的出水芙蓉。
      白净的肌肤,就像是用最上等的晶莹白洁的羊脂白玉凝成,杨柳枝条一样柔软的胳膊,修长匀称的玉臂,足以使人为之心蕩魂飞。
      这时晨月她正舀了一瓢的水从头淋下,一头如丝的长髮好似被风吹乱的黑云一般,湿漉漉的,胡乱散在她圆润光洁的香肩上,有几绺漂在水面上,如那轻柔的柳条儿倒垂湖面。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。
      放下水瓢,晨月又轻舒两条雪藕般的的玉臂,一只玉手拿起一块绣帕,轻轻擦拭着自己的雪颈,另外一只玉手却伸到下面,轻柔地托起一只玉乳,这座香软的肉峰浑圆丰隆,好似成熟的水蜜桃一般。她低头妩媚一笑,怜惜万分地轻轻一擦。
      这一下,看得叶天龙是喉咙乾渴,好似要冒出火来,舌头不住地舔着唾液,一双眼睛更是直勾勾地望着晨月这一对凝霜堆雪的玉乳。
      此时另外一只玉乳正半搁于蜷曲在水中的一条玉腿上,刻画出优雅完美的曲线。
      想再往下看,却因为雾气太重,怎么也看不分明。急得叶天龙将个脑袋一直往里面探,一不小心,脑袋撞在了窗户上,「砰!」的一声,惊动了里面的玉人。
      「谁?」
      晨月一声惊叫,在浴盆里一个翻身,将背后留给了叶天龙。
      这一下,晶莹洁白的玉背便尽裸在叶天龙的眼下,那不堪一握的纤纤细腰下,曲线骤然放大,雪白如玉的双股丰隆肥嫩,又白又腻,左右匀称,当中一条深深的玉沟笔直滑下。
      「亲亲,我来啦!」
      叶天龙哈哈大笑,迫不及待地跳了进去,直奔眼前这娇艳优美,充满无穷诱惑的雪玉胴体。
      「讨厌,就知道来吓唬人家。」
      晨月侧身横了叶天龙一眼,那种娇媚的样子,让男人的心跳又莫名其妙的加快了不少。
      将晨月娇艳嫩软的香躯搂在怀中,叶天龙在她的小耳边低声道:「你从青州带来的床呢?我想去看看了。」
      晨月又横了他一眼,口中吃吃笑了几声,伸出香软的小手,抚摸着叶天龙的脸颊,柔声说道:「你又喝了不少酒,这样可不行。」
      说罢,她转头朝外面说道:「翠烟,软红,你们两个进来一下。」
      两个侍女应声而入,见到如此香艳的场面,小脸有如桃花初红,娇艳欲滴。
      晨月轻轻抚摸着叶天龙的头颈,腻声道:「让她们两个服侍你洗一下,我先去做些準备。」
      说完,她在叶天龙的脸颊上印了一个香吻,媚笑如花地离开叶天龙的怀抱,拿过一件轻纱披在身上,款款行出了房间。
      叶天龙伸手摸了摸脸上被亲的地方,鼻子里面还留着玉人的体香,面对晨月,他总是有些捉摸不透的感觉。她在闺房里变化多端的表现,充满了奇妙莫测的奥秘和无穷无尽的神奇,让人百看不厌,百看百样,同时也激起他内心深处强烈的征服慾望。
      在两个俏侍女的悉心服侍下,叶天龙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浴,他甚至连一根手指也不用动,所有的一切都由两个俏丽的侍女完成了。
      留下两个俏侍女收拾,叶天龙踏着轻快的步伐走向晨月香闺的花格门紧闭着,叶天龙伸手去推的时候,心中甚至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期待感,就像是一个少年去私会他的情人一般,一颗心十分热切。
      门轻轻一推就开了,一股暖香扑鼻而来,叶天龙站在门口,不禁有些看呆了。
      房间的陈设典雅大方,简洁明快,最惹人注目的就是当中的那张大床,四根盘龙床柱直向屋顶,上面挂着一袭如云的纱帐,里面云枕锦被,十分华丽。
      让叶天龙吃惊的是,这张床的尺寸远远超过了普通大床,显得十分宽大,床内镶嵌着数面明亮的大镜,在床顶上装着许多的灯光,把床上的一切照得十分明亮。
      「这床好像我在青州从来没有见到过?」
      叶天龙一边在心中暗暗嘀咕着,一边寻找这间香闺的女的卧室。
      主人。
      「怎么样?好看吗?」
      从床后转出来的晨月身上只穿着一件银红色蚕丝春衫,内衬贴肉的小坎肩,下穿一件葱绿色纱裤,隐隐约约现出里面的肌肤和银色的小亵裤,脚上套着雪白的云袜,拖着一双大红的绣鞋,红白相映,鲜艳无比。
      一张原本清丽无匹的俏脸,也许是因为痼疾得到医治的缘故,变成圆圆的银盘脸蛋,比往日更加的白润鲜嫩许多,一头乌黑亮丽的秀髮盘成了妇人的盘龙髻,浑身上下散发出淡雅的袭人香气,这冰肌玉骨的女人成熟魅力,让素来好色的男人如何抵挡。
      叶天龙的一双眼睛到了晨月的身上,就再也离不开了,那种如癡如醉的神情委实让晨月心满意足。
      「来,你先喝了这个。」
      晨月俏生生地走到叶天龙的跟前,端起了手中的一个玉碗。
      「好香,这是什么啊?」
      叶天龙低头一看,里面是碧绿色的液体,透出淡淡的香味。
      晨月微微一笑,腻声说道:「这是种玉汤,我亲手熬炼的,用的都是世上罕见的名贵药材。」
      「种玉汤?」
      叶天龙在自己的口中重複了一次,突然间领悟到这是什么意思。他不禁有些不悦地说道:「我的身体很好,为什么要吃这种东西啊?」
      晨月轻轻偎依在叶天龙的怀中,柔声说道:「这是为了我啊,你知道我的身体不大好的……」
      听到晨月搬出这样的理由,叶天龙一下子心就软了,这个美佳人以前的样子他是最清楚的,自然对她也有一种深深的怜惜之情。
      见到叶天龙有些意动,晨月马上抬起头来,趁热打铁,吐气如兰地说道:「让我来餵你。」
      美人的软语温求,叶天龙早已心酥,二话不说,他便将晨月抱到床上,让她的香软娇躯坐在自己的怀中。然后咬着她的耳朵道:「你这张床是什么做起来的,以前居然都没有拿出来用?」
      晨月轻轻含了一口种玉汤,缓缓渡入叶天龙的嘴巴里,看着他嚥下去之后,才腻声笑道:「这是我来登州时,才让人特製的,你喜欢吗?」
      「当然。」叶天龙微微一笑,抱住晨月的手一紧,「你真会动脑筋,这样的东西都会让你想出来。」
      晨月得意洋洋地说道:「我会的东西还有很多你不知道呢。」
      两个人说话之际,那一小碗种玉汤已经全下了叶天龙的肚子,特别是最后一口,晨月在渡完之后,还伸出她那一条丁香小舌在叶天龙的嘴巴里面慢慢游动,软温滑腻的丁香小舌,以及她口中特有的香泽,丝丝地沁入他的肺腑,流向他的四肢百骸,让他更加的情迷意乱。
      叶天龙的手探进了晨月的胸怀,细细抚摸着那香软嫩滑的玉峰,感受那粉腻温润柔美的触觉,突然,他低声喃喃说道:「好像大了一点,是你胖了吗?」
      「这也是你的功劳啊,喜欢吗?」
      晨月在叶天龙的怀中不安地扭动着,口中吃吃的媚笑,不时从鼻子里发出细细的呻吟,挑逗着叶天龙心中的火焰。
      那晨月亲手秘製的「种玉汤」果然厉害,这一阵子的功夫,叶天龙就感到身上好像着了火一般,他再也忍不住了,一把扯下了晨月纤腰上的丝带,将她身上的春衫左右一分,迅速褪了下去。
      很快的,晨月的身上就只剩下一条细小的亵裤,光洁柔软的小腹,纤细如柳的小蛮腰,修长洁白无瑕的玉腿,组成了让人心动神摇,不能自持的绝美曲线。
      叶天龙呆呆地望着晨月的大腿,他不禁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到晨月的模样,已经是完全不同了,裸露在他眼前的玉腿,白嫩无瑕,丰满挺拔,滑腻得似乎可以捏出水来,端的是羊脂白玉凝成一般,粉腻温润。
      晨月似乎是知道叶天龙心中的想法,她还故意将一只脚放进叶天龙的怀中,慢慢地摩擦着,雪玉的大腿,衬上白色云袜和大红的绣鞋,让人浑然忘我。
      叶天龙忍不住握住晨月的小腿,仔细把玩起来。此刻他的眼中,除了眼前这个娇媚的佳人,再没有别的。
      「这一切都是你的,因为是你让我拥有了这样美好的一切。」
      晨月的美目流盼,娇声温语,动情地抱住叶天龙。
      「答应我,永远陪在我身边,保护我,疼爱我……」
      火热的娇柔胴体在怀中如灵蛇般的扭动,将沸腾的火焰推到了焚身的地步。叶天龙的嘴巴从雪白的秀颈,娇艳的双唇,到温润的酥胸,最后攀上了那娇美诱人的果实,细细品嚐着玲珑晶莹、娇艳欲滴的两点嫣红。
      而他的一只大手则滑过了光滑平洁的腹部,越过柔轻而又韧性十足的小肚,触及了那高高鼓起的花园。隔着丝製的小亵裤,他可以感受到那里的温热、幼嫩和弹性。
      随着他的百般拨弄,不堪挑拨的玉缝立时发涨,变大,一股热气直透他的掌心。
      春心蕩漾的晨月发出了难耐的呻吟,用她的娇躯,她的表情,向叶天龙发出了无声而热切的邀请。
      最后一道屏障去掉之后,雪白的大腿之间,宛若桃花一样的桃源仙府,一无遮掩地呈现在他的眼帘之下。
      洞口周围,已是湿润润的一片腻滑,有如薄雾一样的春水,已润滑了粉红色的洞府,将它点缀装饰得更加华美、艳丽、神奇。
      火热的坚硬抵达那一条粉红色的桃溪,乘风破浪,藉着两个人几乎同时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声,温润腻滑的感觉立刻传到他的心中。
      虽然她的花房不是什么名器,但那里的湿润酥软,如握般的紧裹,都让他的兴奋沸腾到极点。
      而她忽夹忽吸的技巧,不断地研磨和撞揉,将春潮推得越来越高。
      特别是这张床上的明镜设置得十分巧妙,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过去,都可以把两个人的各种姿势看得分明,叶天龙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一般,发动猛烈的攻击,次次直捣黄龙洞底,记记撞击桃源花心,在玉溪里面掀起了一阵又一阵欢喜狂热的春水越过关山,直到玉壶的尽头。
      巨浪。
      晨月也进入了疯狂的境地,拚命地耸起下身,疯狂地摇动她的花房,恨不得将他整个吞噬,一对丰盈柔软的香肉也紧紧贴在叶天龙的胸膛,温润软腻的快意从肌肤渗入他的心中,沁入他的四肢,催动了血液的流动。
      叶天龙感到自己的整个人都要溶化了,而此时,面如桃花,香汗淋漓的晨月又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他的头颈,用贝齿咬住他的耳垂,喃喃地低吟:「给我……给我……」
      他便再也忍不住了,虎腰用力一扭,在晨月激情的呻吟中,火热的元阳猛烈地直冲她的花房幽深处,点点滴滴都被花心吸入,把她美得全身痉挛,四肢紧紧缠住他的身躯。
      看着两个俏侍女脸孔红红的进来收拾残局,叶天龙突然想起了晨月原来身边的贴身侍女如兰,不禁好奇地问道:「如兰呢?你怎么把她换掉了?」
      「老爷你还记得如兰,我还以为你已经把她忘记掉了呢。」
      晨月仰面躺在床上,一双玉腿紧紧夹着,还在雪臀下方垫了一个枕头,她可不想浪费今次的大好机会,听到叶天龙的问话,也没有转身。
      「她被我派到外面去处理事务了,跟了我这么多年,她也学会了不少的东西,应该出去创一番事业了。」
      叶天龙点点头,道:「说的也是,想来如兰在你这个老师的教导下,一定非常出色的。」
      「如果你喜欢她的话,我就把她调回来。」晨月含笑道,「我不会在意的。」
      叶天龙摇摇头,道:「我只是一时好奇,问一下而已。」
      「真的这么想吗?」晨月故意拉长了声音,逗得叶天龙返身扑在她身上,伸手扭住她的小嘴,直到她出声讨饶,才心满意足地放过她。